·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更新时间:2014/10/25 16:56:25  点击数:7683
【字体: 字体颜色

泛在学习——远程开放教育的必然选择

杨孝堂 中央电大

(一)

  国内自2006年开始较多地关注泛在学习及其理论研究,一些企业利用“移动学习”的理念,开发移动学习产品,如碟中碟移动英语通、诺基亚“行学一族”等,上海电视大学和上海蓝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共同研制“移动英语学习系统”也是一种重要的探索。但是,随着移动技术的快速进步,似乎移动学习的实践永远也追不上技术的发展,这些项目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甚至连“手机”也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手机了。2009年之后,随着“iPhone” “iPAD”风潮、“三网融通”、有线与无线日渐趋同,人们已经模糊了计算机、手机、手持阅读器之间的差异,它们的接收速度、存储能力、运算速度、显示效果、方便易用等日趋相同,乘坐地铁“上着手机网”、咖啡厅里“喝着咖啡和远方的朋友聊着天”、电视机前“点播着自己喜欢的视频”,随身携带的“iPAD”学习国际著名大学的课程等等,似乎人们无时无刻不在体验着“泛在网络”的存在,泛在学习已经在我们的身边随处可见。

  “泛在学习”字面理解是无处不在、无时无刻的学习,亦即学习不会受到时间、地点、设备的限制。一个和谐社会、学习型社会的建设需要全社会共享信息资源,需要减少错误信息、虚假信息,乃至需要建立相应的管理制度,为学习者利用社会资源进行有效的学习打下良好的基础。从这个角度对泛在学习的研究是一种学习方式的研究,是终身学习、信息化学习、数字化学习方式的研究。但是,当我们深入地把泛在学习与具体的教育、教学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实践时,它就不仅是一种学习方式、学习理论问题,还需要把它落实到教学环境创设、学习模式设计、学习资源开发、学习评价、管理机制等上面来。

  2007年起,我们从远程开放教育教学的实际需要出发,开始研究远程开放教育的泛在学习问题。2008年申报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泛在学习中数字化学习资源的开发与应用”获得批准,把泛在学习应用到“课程”学习上来,以“综合英语”和“小企业管理”课程为研究实验对象,在广播电视大学已有的印刷、广播电视、计算机及其网络进行教学的基础上,通过手机为学生提供学习资源,以实现“促学、导学、助学、督学”的远程教学功能。经过近三年的研究和实践,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设计了“综合英语”和“小企业管理”课程手机发送的短信、彩信资源,设计了“楽PAD”电子书,开发了“移动校园”平台,全国电大有12家省级电大开展了手机发送短信、彩信资源的试点,北京电大、天津电大、福建电大、深圳电大、中央电大资源中心和对外汉语教学中心等设立子课题开展研究等。

  信息技术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也改变着我们的学习和教学。许多的教育工作者特别是利用信息技术开展远程开放教育的工作者都渴望着“教育与技术的深度融合”。从理论上分析我们可以预见:泛网时代的远程开放教育必将要适应泛在网络的信息技术环境,创设满足学习者泛在学习需要的“三多”“四屏”“四最”虚拟教学环境,即教育机构综合利用互联网、电信网、有线电视网和卫星通信等创设全新的“多形态资源、多终端接入、多通道交互”的“三多”学习环境,学习者可以利用“四屏”(电视屏、台式电脑(笔记本)屏、手持电子终端屏(PDA或者X—PAD)和手机屏)获取融文本、图片、音频、视频、动画为一体的多形态学习资源,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能够有效应用学习资源学习并进行师生、生生多通道交互学习,“四屏” 显示的所有内容均可互相读取和相互转换,通过“四屏”可以编写任意内容并存入“个人信息空间”,学生按照自己的学习习惯进行学习,能够做到“最需要的内容,最方便的获取,最经济的利用和最高效的学习”。这一环境的创设,是远程开放教育的必然选择,这一结果的实现过程必将证明“泛在教学”是远程开放教育的客观必然。

(二)

  创设泛在学习环境,建设泛在学习资源,畅通泛在学习交互,让学习者实现泛在学习,真正实现远程开放教育的泛在教学,这一理想离我们还有多远?似乎“马上就要发生了,但似乎又离我们很远”。究其原因可能是由于技术发展和教学实践之间存在的“鸿沟”所导致,我们需要让对技术有惧怕感的教师、管理者能够从“技术外行”理解技术的特性和应用,从而把技术植入到教学中,植入到每一门课程、每一节课程、每一个课件、每一个活动之中,让教师在教学的每一个环节都分析、选择如何利用技术的力量使远程教学更为有效。

  从泛在学习的理论研究到泛在教学的实践是一个从理论到实践的过程,这一过程可能很长,也会十分复杂,因为它会受到认识观念、技术扩散、机制建立、管理规范、经费支撑等多种因素的制约。

  广播电视大学的远程开放教育从泛在学习的理论研究到泛在教学的实践,把课题研究的成果转换成教学机制还差得很远。但是,在信息技术一日千里飞速发展的背景下,学习的时间、空间、内容、方式和形态都在迅速地发生着变化,远程学习、数字化学习、移动学习、泛在学习等新的学习理念和实践日渐日新。如果从技术和教学融合的结果来研究远程开放教育的泛在教学,我们有如下的一些结论可以作为创新的方向:

  1.学习和教学。学习是学得知识和技能的行为,不仅是指“教育教学”中的学习,而是指广泛意义上的“学习”。教学是教师传授和学生学习的共同活动,教学中一定有教师。这句话似乎与远程教育基于学习资源的教学有冲突,实质上恰恰反映了远程教育教学中教师的重要性,用于远程教学、提供给学生的学习资源一定是教师针对学生特点进行设计、开发、整合、重构的学习资源,学生可以高效的并且是经济的利用来达到学习目标。而不是被一些人错误理解的“建立一个资源库或者把普通高校教师的课堂教学录制下来播出就可以开展远程教育教学了”。

  2.学习者和学生。在远程教育界,学习者和学生的含义往往是一致的,也往往是通用的,这主要是由于远程教育的“开放性”特征所引起的。将学习者定义为社会范畴的“学习者”,在远程教育机构注册、远程教育机构必须为其提供学习服务的学习者则定义为“学生”。这将有利于远程教育机构找准在终身教育体系中的地位。

  3.泛在学习理论、泛在学习模式和远程开放教育实践表明了一个核心思想就是“泛在学习由泛在计算(普适计算)引发,由终身学习(学习社会)畅想开来,将由远程开放教育得到广泛的应用”。

  4.泛在教学不仅需要教学环境创设、教学方式设计,而且需要创新泛在教学的课程、资源和服务。

  5.从学习者学习的角度分析泛在学习模式,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或者说两个维度进行了分类,一是从学习行为本身包括学习的需求、目标、要求、方法等方面进行分类研究,将学习模式分为非正式资源学习,准正式主题学习和正式的课程学习;一是从学习者学习时应用的媒体方面进行分类研究,根据学习者使用的媒体更确切地说是学习终端不同进行分类,将学习者泛在学习的技术模式分成:纸质印刷媒体学习模式,广播电视传媒学习模式,存储媒介(录音、录像、光盘等)学习模式,PC(计算机)学习模式,IPTV(网络电视)学习模式,手持电子阅读器学习模式和手机学习模式等。

  “国家开放大学”正在向我们走来,“办好开放大学”也写入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相信实现泛在教学的远程开放教育将在我国终身教育中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本文获中央电大2011读书征文二等奖)

  转载自:中央电大时讯 第556期 2012-04-23

  • 上一篇: MOOCs对国家开放大学的影响——张遐
  • 下一篇: 网络核心课程建设与MOOCs的冷思考——冯立国
  •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wei1.0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承德广播电视大学 版权所有

    地址:承德市双桥区桃李街26号 邮编:067000 联系电话:0314-2273503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80202000247  冀ICP备06000053号-1